行業資訊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頁 > 新聞資訊> 行業資訊
新一輪藥品招標采購9大發展方向和趨勢
[ 發布時間:2013-12-19 09:26:10  字體: ]
核心提示:自今年頒布520版《基本藥物目錄》以來,各地包括基藥在內的新一輪藥品招標如何推進引發全行業關注。隨著山東、廣東等地的基本藥物招標的正式啟動,新一輪藥品集中采購的序幕也宣告拉開。

       自今年頒布520版《基本藥物目錄》以來,各地包括基藥在內的新一輪藥品招標如何推進引發全行業關注。隨著山東、廣東等地的基本藥物招標的正式啟動,新一輪藥品集中采購的序幕也宣告拉開。

衛生主管部門對“十二五”期間的藥品集中采購要求:一是從注重平臺建設向深化機制創新轉變;二是從注重降低藥品價格向注重藥品質量價格綜合效果轉變;三是從注重藥品招標向注重采購合同履行和藥品使用轉變。

今年初,《2013年衛生工作要點》針對藥品集采有如下描述:穩固基藥采購新機制,堅持基藥以省為單位網上集中采購,落實招采合一、量價掛鉤、雙信封制、集中支付、全程監管等采購政策。對于獨家品種和經多次采購價格基本穩定的基本藥物試行國家統一定價。對于獨家品種,也可以省為單位直接與藥品生產企業議定采購數量和價格。少數基層必需但用量小、市場供應短缺的基本藥物,采取招標定點生產等方式確保供應。

20132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鞏固完善基本藥物制度和基層運行新機制的意見》,要求穩固基本藥物集中采購機制,全面貫徹國辦發[2010]56號文。

各項配套文件的出臺,為未來藥品集中采購的發展指明了方向。筆者結合對國家新醫改政策的研究,以及對各省市藥品集中采購實踐的參與和學習,認為現階段我國藥品集中采購的發展方向和趨勢將表現在九個方面。

1、“雙信封制”系主導模式

雙信封制招標自2010年在安徽基本藥物招標中使用,經過3年的實踐,業界對其實質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雙信封的模式也逐漸清晰,其優勢逐步被行業認可。

筆者以為,未來的雙信封模式,將是首先通過設定的評價標準對技術指標進行評審,合格者按照一定比例進入商務標的評審,商務標評審中將技術與價格劃分為不同的權重,結合起來進行綜合評議,綜合評分高者確定為中標品種。此模式目前在青海的非基藥、安徽的縣級招標、北京和山東等多省的基本藥物招標中得到廣泛使用,也成為各地對藥品集中采購的共識。湖南、浙江、廣西的高值醫用耗材集中采購同樣也采用了此方法。

可以預判,未來雙信封制的藥品集中采購方式將進一步擴大,不論是基藥還是非基藥都會采用此種模式進行,以省為單位的醫用耗材集中采購也有望采用這一模式,通過不斷地完善和機制創新,探索出一套被行業各界認可的集中采購模式。

2、相關文件相互融合

隨著新醫改的推進,2010年原衛生部規財司和基本藥物司分別起草了兩個文件,一個是《醫療機構藥品集中采購工作規范》(衛規財發[2010]64),主要適用于縣及縣以上醫療機構;一個是《關于政府辦醫療機構基本藥物采購機制的指導意見》(國辦發[2010]56),主要適用于政府辦基層醫療機構。兩個文件由于發自兩個不同部門,作用的范圍也不一樣。

隨著新醫改的深入,等級醫院配備基本藥物成為要求,主管部門將出臺各級醫療機構配備使用基本藥物管理辦法,基層醫療機構將全部配備使用基本藥物;二級醫院基本藥物使用量和銷售額都應達到40%~50%,其中縣級醫院綜合改革試點縣的二級醫院應達到50%左右;三級醫院基本藥物銷售額要達到25%~30%。目前江西、吉林、黑龍江、河南、四川、青海、山東、河南、貴州、安徽等省已經制定了相應的規則,基藥和非基藥再也不會井水不犯河水,而成為完善藥品供應體制改革重要的兩個方面。

在全國藥品集中采購工作會議上,上下聯動已成為各省共識,可預判的是,64號文和56號文的要求在各省的集中采購中將相互借鑒和融合,各地將表現出結合兩個文件要求,探索藥品集中采購新模式和機制的局面。

3、降價依然是主基調

筆者在去年就有這樣的預判,隨著GSK事件的持續發酵,藥價虛高和商業賄賂的問題從外企蔓延到本土企業,繼而擴散到全行業,出于輿論的壓力,政府不可能不把降低藥品的虛高藥價作為價格管理和藥品招標的首要目標。

然而,解決藥價虛高的問題不會一蹴而就。未來3~5年,降低藥品的虛高價格將成為政府日常性任務,不論是以省為單位的藥品集中采購,還是公立醫院試點中的二次招標,保證質量都是前提,其根本的目標都會是在藥價上。

4、“量價掛鉤、款價掛鉤、招采合一”或成規定動作

十余年來,一直詬病藥品招標沒有采購數量,隨著新醫改的推進,政府和行業已清晰認識到以量換價、以款換價是市場化地解決藥品價格的有效手段;不僅需要招資格,更要形成采購等問題。

56號文和64號文中都明確提出量價掛鉤的要求,雖然在基本藥物的招標中看到了采購的數量、獨家中標、單一貨源,但不少地方量價依然貌合神離,就更不用說款價掛鉤和招采合一。廣東藥交所探索的新路也許可以有效解決這一問題,使藥品的集中采購成為真正的藥品交易。希望不遠的將來,還可以實現按照回款的時間長短決定結算價格,做到款價掛鉤。

5、第三方電子平臺將廣泛應用

我國藥品集中采購初期,政府利用購買服務的方式,通過第三方電子平臺進行藥品招標,2005年以后逐漸過渡到衛生系統自建信息平臺自力更生地進行藥品招標。新醫改以來,出現了重慶藥交所的模式,人們逐漸意識到利用第三方電子平臺進行藥品集中采購的優越性,20139月廣東藥交所,將政府主導的“陽光采購”模式升級為“政府主導,市場運作”的藥品交易模式,顯示了藥品集中采購中第三方電子平臺的發展方向。

另四方面趨勢,將在下期探討??深A判的是,64號文和56號文的要求將在各省的集中采購中相互借鑒與融合,各地將表現出結合兩個文件要求,探索藥品集中采購新模式和機制的局面。

分享到: